1#

2017年清明节前,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63岁的谢丽霞在一位烈士墓前献上了一束鲜花。
77年前,这位烈士在百团大战中壮烈牺牲;
77年来,当地村民一代接一代义务为这位烈士守墓;
77年间,烈士的后代苦苦寻找,终于知道亲人下落。
这名烈士就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前身部队-----八路军129师386旅16团团长谢家庆。

谢丽霞迷茫而漫长的寻亲之路奇迹来自于两年前的一次偶然。
2015年9月3日,这是值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骄傲和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世界的目光聚焦北京、聚焦中国胜利日大阅兵。
这一天,对于谢丽霞来说是一个毕生难忘的日子。
这天早晨8点多,在山西省长治市,谢丽霞从直播的电视节目里看到了一个抗日英烈的画面,这位英烈名叫谢家庆,就是谢丽霞要苦苦寻找的人。
打响百团大战第一枪
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以破袭正太铁路为主要目标的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战役。
1940年8月上旬,八路军总部下达了关于以破击正太铁路为中心的《战役行动命令》,规定全线进攻的时间统一为8月20日20时。
八路军129师386旅16团的任务是攻击芦家庄车站。16团团长谢家庆从旅部受领任务回来,召集干部传达上级指示,分析敌情,研究打法。

8月20日晚上19时,谢家庆带领16团兵分几路,神不知鬼不觉地前去包围驻守芦家庄火车站的敌人。
16团的战士拔掉第一道铁丝网的木桩,悄悄地通过了铁丝网,敌人没有发觉;接着拉倒第二道铁丝网的木桩,敌人也未发觉;当拉倒第四道铁丝网时,敌哨兵被惊醒了,枪声打破了夜间的沉寂……
至此,百团大战首先在谢家庆指挥的芦家庄车站战斗中打响!在芦家庄打响战斗不到半小时,七个堡垒全部被16团攻占。

16团在百团大战中首开纪录,歼灭日军80余人,缴获枪50余支。这一仗,控制了芦家庄车站后,有效地阻止了阳泉、榆次、太谷之敌东援,为全线部队打好百团大战第一阶段战役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
从1940年9月22日开始,八路军开展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作战。129师发起以收复榆社、辽县(现名左权县)为目的的榆辽战役,386旅772团、16团主攻榆社县城。

攻打榆社县城前,386旅参谋长周希汉带领772 团团长郭国言和16团团长谢家庆到榆社城附近化装侦察。周希汉背上背着粪筐,化装成一个拾粪的老农;郭国言背上背着篮筐,手里拿着镰刀;谢家庆则化装成一个走亲戚的。三个人分头围着榆社城侦察,把榆社城外围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
榆社城是敌人突入太行根据地的最前沿据点,构筑有坚固的工事和碉堡,并囤积了充足的弹药和粮秣,榆社城的地形易守难攻。  
23日晚上,772团、16团发起进攻。由于敌人工事坚固,经一夜激战未将榆社城攻下。
24日,谢家庆召开16团作战会议,研究出新的打法。下午4时,他组织士兵挖地道,进行坑道爆破。
9月25日下午17时,爆破敌堡成功。16团在他指挥下,经过40多分钟激战,终于将榆社城攻下。守敌除20余人逃窜外,其余被全歼,缴各种炮12门,轻重机枪17挺,步枪200余支。

1940年10月下旬,在百团大战第三阶段,日军36师团冈崎大队约500人,瞎打乱撞闯入了八路军总部的黄崖洞兵工厂。该兵工厂是八路军总部在华北敌后建立的最大的武器弹药生产基地,被朱德誉为八路军的“掌上明珠”。接到日军进犯黄崖洞兵工厂的报告后,彭德怀立即命令第129师386旅赶往黄崖洞打退日军的进攻。日军见八路军大队人马来援,于10月28日被迫撤到武乡县蟠龙镇关家垴附近,准备夺道武乡,退回沁县。
16团奉命在30日18时前,夺占关家垴东侧无名高地,断敌退路。16时,全线攻击开始。我方不断冲锋,敌方火力打压,双方伤亡很大。17时40分,谢家庆亲率突击队再次发动攻击。迫击炮弹在敌人阵地上不断开花,手榴弹连续在敌人工事里爆炸。谢家庆肩挎轻机枪,一边射击,一边领头向无名高地冲击,率先突破敌方前沿阵地,战士们紧随谢家庆之后,将敌军压缩于狭小地带,展开白刃格斗。直到入夜,部队才冲上了关家垴主阵地,又与日军在阵地上反复冲杀。

10月31日,日军援兵1500多人从黄崖洞方向赶来,谢家庆命令16团各营坚守阵地。谷震东当时是16团作战参谋,他亲眼目睹了团长谢家庆是如何牺牲的。
75年后,在北京301医院,96岁高龄的谷震东老人向看望他的谢丽霞讲述了谢家庆的牺牲的往事:“一九四零年十月百团大战第三阶段,在太行山小窝铺,(战斗间隙)谢家庆团长开始和我下象棋,他突然向我说:谷震东,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的一切东西都不要了,如果我真走了,要把我的这件大衣盖在我身上。”
谷震东说,这是他最尊敬的团长亲口向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谢家庆带领通讯、侦察人员离开指挥所观察敌情,当谢家庆靠在一块大石上用望远镜观察敌情时,突然飞来的一发流弹正中他的前额,谢家庆光荣牺牲。

谢家庆牺牲后的第三年,16团在山西韩略村全歼了日军一个军官观战团,这一精彩战例被电视剧《亮剑》编入剧中并播出后,家喻户晓。之后,这支英雄的部队保卫延安、解放西安、攻克兰州、挺进新疆。1954年10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这支部队留在了天山脚下的五家渠。
2014年9月,谢家庆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抗日英烈荣誉称号。
父子两代人接力守墓
山西省长治市黎城县上遥镇阳和脚村,这是一个隐藏在巍巍太行山麓的小山村,抗战期间,它曾是八路军总部的秘密驻地,村后的龙洞沟驻有八路军的制药厂,中国的第一支柴胡针剂就诞生在这里,许多八路军伤病员在这里治疗康复后重返战场,这里简陋的农家村舍里珍藏着无数血与火的故事。

阳和脚村原有村民300多人,今天已不到百人,每年都有人走出大山去了城市。63岁的村民刘春生和妻子仍然选择生活这在个古老的小村庄,20多年前,他继承了一件事,为村后的一座烈士幕守墓。
刘春生守护的这座烈士墓合葬着两位英烈,其中一位就是八路军129师386旅16团团长谢家庆。阳和脚村虽处在太行山深处,但两位烈士并不孤单,在长达70余年的时间里,阳和脚村的村民们像对待逝去的亲人一样,始终如一默默守护着陵墓,一代接一代传颂着英雄的名字。

77年前,年仅28岁的谢家庆在百团大战关家垴战役中不幸中弹,在送往后方医院的途中,经过阳和脚村时因伤势过重英勇牺牲。阳和脚村的老百姓主动拿出了两口棺材,安葬了谢家庆和另一名战友,并在坟头立了一个小木牌。
谢家庆长眠在此之后,出于战时保密的需要,并没有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墓地。
村民刘春泉义父的陵墓正好挨着烈士墓,于是,每年清明节上坟,他都要给两位烈士扫墓,全然把烈士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他这一坚持,就是50多年,直至去世。
刘春泉去世后,儿子刘乃松担起了守护英陵的重任。2007年刘乃松一家从村里搬到县城,村民刘春生又接过了为英烈守墓的任务。
2008年,刘春生的大儿子刘海军结婚时,刘春生郑重地给儿子说起为烈士立碑刻字的打算,刘海军听后非常支持,几次专程赶赴邯郸市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搜集、整理两位烈士的功绩资料,同时找专人设计制作石碑。当年清明节,纪念碑便正式立了起来。

“为纪念在抗日战争时百团大战中牺牲的谢家庆、张天文烈士,使后人铭记这段历史,弘扬他们英勇抗击侵略者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特立此碑。”纪念碑上的碑文,激发和坚定了更多阳和脚村村民守护烈士陵墓的决心。
之后,刘春生心中又萌发了一个念头——为烈士寻亲,让烈士的家人知道亲人魂归何处。石碑上记载谢家庆是确山县人,刘春生就给确山县民政局写信,回信是查无此人。后来刘春生又给确山县县委写信,第二次来信还是查无此人。
此后,刘春生又先后向河南罗山县和光山县发出信件、通过电话,结果都是查无此人。

青山处处埋忠骨。如今,黎城县修通了村里到烈士墓的水泥路,并命名为“家庆路”。行走“家庆路”上,来到村子东边最高的地方,一棵高大的杏树下面,便是谢家庆和张天文两位烈士的陵墓。墓前有两座石碑,一座是2008年刘春生父子所立,一座是黎城县政府新近所立,石碑两侧栽种的松柏郁郁葱葱,石碑前是水泥硬化、护栏环绕的小平台。这里俨然是全村最气派的陵墓,更是村民们心中最重要的陵墓,是整个村子的精神“高地”。

每年清明节,刘春生在为烈士扫墓时内心都强烈地呼唤着:谢家庆的亲人们,你们在哪里?
爷爷,我一定要找到你
河南省孟津县铁谢村,一个位于黄河岸边的小村庄。1931年,年轻的谢仲琴告别妻子儿女,走向村外的世界。有关爷爷谢仲琴的故事,都是在谢丽霞小时候奶奶讲给她的。

奶奶谢闫氏告诉谢丽霞,你爸爸的相貌和你爷爷一模一样。
爷爷谢仲琴走后,奶奶谢闫氏想念爷爷,每天以泪洗面。在奶奶20多岁的时候就双眼失明了。
奶奶记得,爷爷走的时候就告诉她,让她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老人,以后他会回来的,等着他。
爷爷参加革命后,曾经在1935年秋天和1937年底回过两次家,1935年第一次回家,把奶奶送到了娘家孟津县下古街村。第二次是1937年底,爷爷带部队路过家门口,动员乡亲们参加八路军,抗日打鬼子。
在故乡的等待一直坚守到1965年。这一年,奶奶谢闫氏从黄河中段的河南移居到黄河上游的宁夏,跟随在此工作的儿子一同生活。从此,奶奶无尽的思念只能倾述给滔滔的黄河水。

奶奶谢闫氏在等待了近半个世纪后,于1980年离开人世。此时,谢家庆也已经牺牲了整整40年。
从此,谢丽霞也开始了长达30多年的寻亲之旅。
2007年,奶奶谢闫氏去世27年后,谢丽霞得到了一个迟到了42年的消息。
早在1965年,有两名外调人员就已经来到河南孟津县铁谢村找过谢闫氏一家人,而这一年,谢闫氏一家刚好迁居宁夏。
1975年春季,又有两名外调工作人员来到河南孟津县铁谢村,他们在执行一项十年前没有完成的任务,但还是没有找到谢闫氏一家。
外调人员离开前告诉村民,这个村有个烈士在山西,找不到家属。以后你们找到这个姓谢的人家,一定让他们去山西省长治市的烈士陵园看看。

山西省长治市太行太岳烈士陵园是为纪念抗日战争中在太行、太岳两大根据地牺牲的烈士而建的公墓。
2007年,谢丽霞第一次来到长治太行太岳烈士陵园,整个烈士陵园就只有一个姓谢的烈士墓,这个烈士名叫谢家庆,是河南确山县人。虽然不是爷爷,谢丽霞还是对着谢家庆墓鞠了三躬。

走访山西省长治市烈士陵园没有收获,谢丽霞把寻亲的目光投向了长治周边地区,河北省邯郸、武安、赞皇,河南省确山、罗山、光山等地也留下了她寻亲的足迹。

在河北省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河南省罗山县铁铺镇何家冲烈士陵园、山西省长治市太行太岳烈士陵园、长治市黎城县阳和脚村烈士墓,谢丽霞渐渐熟悉了一位谢氏英烈,他就是河南籍的谢家庆。只是不同的陵园、不同的墓志铭对谢家庆的出生时间、牺牲时间和籍贯有不同的表述,出生时间有1911年、有1912年,牺牲时间有1940年10月31日、有1940年11月24日,籍贯有河南确山、河南罗山、河南光山。在查阅的众多史料中,谢家庆的姓名、出生时间、牺牲时间和籍贯也有不同的表述。

山西省长治市、河北省邯郸市、河南省罗山县虽然都有谢家庆的墓碑及墓地(衣冠冢),但是几十年来,都没有烈士的亲人为他扫墓。安葬在山西省黎城县阳和脚村荒郊野外的谢家庆,已经默默地躺了半多个世纪,是当地的村民一代又一代为他扫墓。
700多公里,这是宁夏到山西的距离,在宁夏工作时,谢丽霞接连往返五次。
520多公里,这是北京到山西的距离,谢丽霞退休到北京定居后的五年间,平均每年往返一趟。

烈士陵园、纪念馆、档案馆、互联网、书刊,谢丽霞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筛选她熟悉的名字,河南省孟津县铁谢村的谢仲琴,你在哪里?

2015年,中华民族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谢家庆的传奇故事在报纸、电视和网络上广为传播。9月3日,当谢丽霞从电视画面上看到谢家庆的那幅珍贵画面后(这是谢丽霞第一次看到谢家庆的图片影像),她迅速从山西省长治市回到了北京。
回到家中,谢丽霞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下载谢家庆的照片,谢丽霞又把照片发给她姑姑,姑姑看完照片还误认为这是谢丽霞的爸爸谢印。当谢丽霞告诉姑姑,照片中带八路军帽子的人是谢家庆,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她要找的爷爷谢仲琴时,谢丽霞和姑姑当时都哭了。

对谢丽霞来说,奇迹来得并不偶然,谢仲琴、谢家庆虽然名字不同,但相同的经历、相同相貌,种种的巧合,如若一人。十年前她就找到了谢家庆,因为没有照片,她没有办法相认。
对谢丽霞来说,奇迹来的又是这么突然,三十年的寻找,70多年的等待,似乎就在这一瞬间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奇迹对长眠在宁夏的谢闫氏是最好的告慰,40多年的望眼欲穿终于看到了年轻的身影,正策马扬鞭飞驰而来。
奇迹对长眠在深山的谢家庆是最终的归宿,77载风霜雪雨中的孤独等待,终于可魂归故里。
2016年8月,谢丽霞向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组织局和国家民政部优抚安置局递交了请求协查确认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英烈谢家庆籍贯报告。

2017年清明节,谢丽霞来到河北省邯郸市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河南省罗山县铁铺镇何家冲烈士陵园、山西省长治市太行太岳烈士陵园、长治市黎城县阳和脚村烈士墓,为谢家庆扫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bayanhui@vip.163.com